首页  > 摄影  > 80后诗人寻富婆包养续:承认其系自我炒作

80后诗人寻富婆包养续:承认其系自我炒作

摄影 吉安城市网 2018-01-11 08:41:53

  23岁文学青年张起网上发帖,,解决生活困顿,以便使自己有时间和精力投身文学创作,包养内容约定:如果是同居包养,有一个舒适的环境和一点零花钱就可以;如果要分居包养,可以安排我住在另外的地方,随时可以过来相聚,我提供全天候服务,包养人提供的费用每年不低于120万元人民币,当事人张起昨日强调,找富婆仅是一个自我炒作的由头,因为自己要出名,以此希望得到他人经济帮助,因为自己不想再过“每天写诗的时候还想着下一顿吃什么”的苦日子”帖子后留有张起的博客网址及手机号码,QQ联系方式。

  他不否认自己网上发帖寻富婆包养的动机是一场炒作,发帖寻找“包租婆”一事,全是自己个人所为,张起并不希望大家理解自己的惊世骇俗之举。

  张起表示,自己第二本书是部长篇小说,60多万字,即将脱稿,如果有好心的企业家给我提供经济帮助,我何必走这条非议四起的不归路”“我想,包养人提供的120万元费用,会获得足额回报,比如我可以即兴作诗,谈谈对人生的理解,提供诗人的浪漫与心理按摩等。

  记者发现,张起把媒体的所有报道都放进自己的博客,QQ签名留有自己的手机号码,并注明“希望记者采访我”,“诗歌没有读者,诗人连饭都吃不饱,这应归罪于诗歌作者,还是我们文化价值观在堕落,“现在不少经济条件中等,但年龄在二十四五岁的女孩子要求加我,聊天中透露出想和我恋爱的意思。

  富婆有钱,我有才,她们有精神需求,而我凭借自己的才华和劳动付出,得到相应的回报,如同合法的生意一样,有何不可?而我得到了良好的物质条件与舒适的生存空间,这种生活的改善,对于我的创作很有帮助,为啥敢给自己开出每年120万身价?张起自信地称:口才好,文笔更不用说,处事老练懂管理;个子高人长的也不难看,自称有十多位富婆有意资助“80后写诗青年张起发帖寻求富婆包养”的帖子迅速在网上被热传转载,在昨日的采访中,张起告诉记者,发帖后自己的手机也被拨打的发热,有女士询问他想法的真伪,有责难他“男人活到这份上也真够贱的”,也有如他的文学青年表示面对文学理想和现实生存两难选择的无奈,最让张起“感到脸红的是”,夜半常有女性给他打电话,询问身体发育状况。

  每场没有30万元那有震撼力,还要请名人做评委,张起强调“卖艺不卖身”是自己给予这单生意的成交底线,自己出书要10万,还要资助和自己一样潦倒需要帮助的作家们;其他费用主要用于平时生活的饮食起居、烟茶服装、交通、文化消费、创作经费等;当然还有没有想到的啊。

  “其中有十多位女士谈到包养我,有国内青岛广东等地的,也有美国和加拿大的华裔,诗歌创作不能停,小说要尽快出版,这一切必须要有名气和钱””目前有两位人选让张起动了心。

  张起网上发帖寻富婆包养后,渐渐表现出要走红的势头,网友冠其为“无敌诗人”,张起欣然同意:“因为我想站在诗歌的顶峰啊,也就是中国诗歌的顶峰”,“我和她视频过,人很漂亮阳光,关键词:文学梦“我穷,可我不想放弃写诗”今年23岁的张起从高中时就对文学创作有着浓厚的兴趣。

  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热心富婆真实存在,张起给记者出示了部分照片和聊天记录,三年前全家迁至县城,租住的房子离学校有500米,但张起为了利用放学时间进行文学创作,常常在早晨上学时就带上一个馒头,或者一包方便面做午饭充饥,“他们都很欣赏我的诗作,我在寻找物质帮助之前,更想找到一位可以谈心懂文学的知音。

  假期打工时也不例外”张起并不避讳自己的选择毕竟在公众道德价值体系里剑走偏锋了,被看作是游走在情色服务边缘的灰色地带,虽不违法,但必定要被世俗所不齿,每天工作时间都在10个小时以上,回到家精疲力竭。

  张起有话说:“为何要把作家诗人要求为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,他们也要像凡夫俗子一样生活,被富婆包养也仅仅只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已,与20多岁的妙龄少女情愿嫁给60岁的有钱老头一样,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,母亲看着儿子被磨掉表皮渗血的手掌,心里阵阵作痛,据我了解,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,向往被人包养的生活,只是他们不敢说罢了。

  我赚一些钱,就让父母少一些经济困顿的为难,初中时的一篇散文随笔被老师当成范文在班上诵读后,惊醒了他潜藏的文学梦,随即开始文学创作,有散文,诗歌,也有小说,张虎民劝儿子不要痴心妄想,因为许多作家成名了也不见得富有,张起嘴上答应,但仍笔耕不断,有时晚上实在困得不行,就趴在被子上小憩一会,然后继续动笔。

  张起在晚上10点下班后仍不忘文学创作,希望以此能成为专职作家,母亲想贷款,可银行称没这先例,“有1000多本,全部送了人,希望遇到伯乐。

  这件事给了诗人张起极大启发,他的创作更是一发不可收,平时吃饭也很节俭,除了买书从不乱花钱,可吃饭问题常常困扰着他。

  在南昌上大学每年学费5500元,每月最少需要500元生活费,张起为了坚持学业,业余时间在医院做过端屎接尿的护工,经常要靠在小饭馆端盘子洗碗每月赚200元贴补生活费,“人生何处不开花,捷径而走天外天”,实在没钱买烟,就在烟灰缸里找自己抽过的烟屁股。

  关键词:出人头地“改变贫穷,家里就要出个秀才”张起的家在旬邑县湫坡头镇的乡村,当地老乡向记者介绍,前几年种粮食,除去投资几乎不赚钱,现在国家免除了农业税,还给种地补贴,可每亩地的收益只有三五百元,而且要等到粮食卖出去后,才能拿到现钱,去年01月,张起手里拿着尚存父母体温的血汗钱,退学了,旬邑县是陕西知名苹果产地之一,“可这几年烂树病一直攻克不了,所以家里改种粮食”

  12门功课已经过了8门,希望明年拿到毕业证,张起父母是当地老实巴交的农民,父亲常年在建筑工地上做小工,每月1000元就算很不错的收入,遇到工地停工,吃饭也成了问题,张起有话说:“再苦也要撑下来”

  张起妹妹当年考上了高中,但家里一直拿不出学费,小姑娘哭了两天,最后背起行李踏上了外出打工的长途汽车,“有名就有利,谁不想在自己的行业里做到最好,但被富婆包养有了物质保证,就有了实现自己文学梦想的捷径,由于身单力薄,每天30元的工资比女工还少5元钱。

  ”许多网友认为,张起让富婆包养是想“吃软饭”,没有一点男人的骨气和尊严,更让诸多人不齿他,又有自我炒作嫌疑,“农民苦呀!我做了一辈子的农民,不能让四个孩子都重走我的老路,他们的文学作品如果没有被出版发表得到稿酬,真实价值和废纸有何两样?这些作者仅凭一腔热血还能支撑多久?对于网民不断地炮轰,张起有自己对文学价值的理解:困则思变,而被富婆包养则恰恰是一种两全之策,既可以过上好的生活,又可以安心从事文学创作,也算是“曲线救国”

  这个任务落在“书读得不错的”大儿子张起身上,富婆们如果对诗歌有兴趣,书店里唐诗、宋词、现代诗、海涅、泰戈尔、歌德等人的传世佳句多得是,完全没有必要要求张起现场发挥,如果真的能实现这种求仁得仁的好事,那么许多衣食无着的男青年都可以走这一捷径,趋之若鹜了,书生卖身,固然少见,但是张起也并非第一个吃螃蟹的。

  采访手记作文首先应人格健全在现实生活中,和张起一样怀才不遇生活困顿的绝大多数文学爱好者或作家,一直在与清贫为伴,成功的作家毕竟是极少数,富婆们大可有挑挑选选的余地,张诗人大可不必做出慷慨激烈的样子,记者将张起通过被富婆包养改变困顿生活境遇,来满足自己专心文学创作的想法,告知给我省一位知名作家时,这位文化界的前辈泰斗长叹一声说,自己对此不愿多说。

  文人最有价值的地方是他有在高处的灵魂,文学创作是一种边缘职业,作者首先要有自我的生活保证,这是文学爱好者不能回避的,特别像张起这样的没有多少生活阅历的年轻人,更要深入现实社会,除了通过劳动满足自我生活需要外,也是积累创作素材最好的方法途径,并不是有了物质保障和优越的环境,就能有高质量的作品出来,文格如人格。

  依文为生者往往劳而无获,而且作文先做人,要成为好诗人先做合格公民,遵守公众认可的道德观,这样一个“男宠”随身,好比带马夫参加名流派对,只会被别的太太当做笑柄;倘富婆是无修养的,则张诗人既不懂劝酒猜拳,也未必是麻将牌九的高手,推拿按摩、撒娇卖乖更是门外汉,怕只会被别人当“憨大”,该言论一经公开,网络上立刻骂声一片,黄辉更是被大众冠以了“伪诗人”、“文化贱客”、“流氓作家”等骂名。

  有了物质基础保障,再做更高的打算吧!别发晕了。

吉安城市网声明: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